钓凯子什么意思啊(钓凯子和泡马子什么意思)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儿子回国的第一天,竟然是逼我滚出集团,还要和我最看重的儿媳妇离婚。

我眼神如冰刀。

「冻结他的所有资产,房子、车子全部回收,让集团发声明和高淳撇清关系。」

「我倒要看看,一个离开了高家的废物,能翻出什么花来。」

01

高家别墅内的气氛十分凝重。

我盯着面前的高淳,冷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高淳仰着头,紧紧牵着身边女人的手,大声道:「妈,我要离婚,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我要娶青霜——」

我眼睛微微眯起,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年龄不大,容貌不俗,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打扮得青春动人,可是眉宇间的媚俗,却是遮也遮不住。

只一眼,我就猜出了女子的身份。

我冷笑了一声,道:「你要和邵阳离婚,就为了娶一个交际花?」

高淳没想到我这么精准地说出了青霜的身份,脸色难看,怒声道:「妈,我不允许你侮辱她!我在国外这么多年,都是青霜照顾我,我不能辜负她,而且,青霜再怎么样对我也是真心的,不像邵阳,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家里的钱!」

话没说完,我见一旁的儿媳脸色难看,厉声喝道:「还不住口!」

掌权越久,我就鲜少发怒,高淳瞬间吓得愣住。

我面如寒霜:「你能在国外的学校生活得那么自在,是邵阳拜托了自己的师兄帮你,不然的话,你以为你那知名导师,真能看上你这么个废物!」

我轻蔑地瞥了一眼青霜,那股子妖媚劲,一看就是风尘老手,不然怎么能哄得我这个蠢货儿子五迷三道的。

我声音冷得刺骨:「你在国外三年,邵阳就在家里等了你三年,盼了你三年,你就用个这种玩意来侮辱她吗?一个知三当三的贱货,也值得你满嘴夸奖,你不长眼睛也不长脑子是吧!」

愤怒下,我将手上的茶杯砸在了高淳的脚下。

见我如此激动,邵阳连忙起身,一边为我拍背抚气,一边宽慰道:「妈,你别生气,高淳也是一时糊涂……」

可这话却惹怒了高淳,他眼神嫌恶地扫过邵阳,冷笑一声。

「我不糊涂,我清楚得很!妈,我就是看不上邵阳,就要娶青霜。」

邵阳是闺蜜的女儿,邵家的大小姐,闺蜜和丈夫遭遇空难,邵家的亲戚争抢家产,我便把邵阳接到了家里来。

她聪明能干,现如今已经是高氏集团的中高层,嫁给我儿子在我看来都是低嫁。

可我这蠢儿子,竟然身在福中不知福,闹这出幺蛾子。

我眉头紧皱:「高淳,你真是疯了!」

高淳却冷笑了一声,腰板挺直,大有一股破釜沉舟的气魄。

「妈,我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发微博和邵阳撇清关系,那时候,丢人的可就是邵阳了。」

我抬眼看去,目光如刀:「你在威胁我?」

「我只是把事实说清楚。」

高淳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得意,笑得猖狂:「爸爸去世前告诉我,他立下了遗嘱,让我二十五岁后继承高氏集团,妈,你该让位了。」

02

见他如此得意,我的心仿佛被冻结了一般,让人喘不上气来。

他上前两步,眼神仇恨地盯着我。

「从小到大,你就从来没有管过我,只想逼迫我干我不喜欢的事。爸爸刚去世,你就把我送出国,就是为了让我远离集团,不跟你抢掌权人的位子,我偏偏不让你如意。」

这一刻,我们仿佛不是母子,而是血海仇人。

我只觉得心头发寒。

我含辛茹苦几十年,换来的竟然是儿子的仇恨。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攥紧拳头:「我把你送出国,是因为当时集团纷争太厉害,我怕人以你做筹码,伤害你,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想你妈的。」

见我气得脸色煞白,高淳神色有些犹豫。

而这时,青霜却扭着腰走上前,笑眯眯地说道:「阿姨,你话说得真好听,但是现在集团已经是你的一言堂,你怎么还不让高淳回国呢,如果不是高淳偷跑回来,还不知道被你困在国外多久呢。」

我猛地转头盯着青霜,终于明白过来了,冷笑了一声:

「我就说高淳连毕业证书都不要了也要回国,原来,是你在背后挑拨的。」

没有毕业证书,这三年等于白学,我本想着,拿到证书也是一种底气,能压得住底下的员工,我再教一教,用不了几年,我也能放心地把集团交给小夫妻。

没想到,这竟然也成了居心叵测。

我的谆谆教导,甚至比不过一个女人的三言两语。

我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含辛茹苦,都像个笑话。

「不是挑拨,这就是事实,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我只说了一句,高淳就迫不及待地维护青霜。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一对鸳鸯,冷声道:「高淳,你爸没有任何遗嘱,我能坐到这个位子,靠的是我自己,你想跟我争,那我等着你,但是——」

我瞥了一眼青霜,道:「你如果想娶她,就给我滚出高家。」

03

高淳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冷声道:「我说得的很清楚,从今天开始,你和高家没有任何关系,高家的一切也和你无关。」

高淳脸色一变,怒目而视:「高家是我爸就给我的财产,凭什么和我无关,要走也应该是你走才对!」

我冷笑一声:「那你报警吧。」

我手上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我丝毫不心虚。

高淳见我如此强硬,眼神有些闪烁,而这时青霜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突然笑了起来,得意又傲慢。

「我会让爷爷来找你的!集团一定是属于我的!」

说罢,他不屑地瞥了一眼我和邵阳,拉住春霜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注视着两人消失在眼前,我眼眸闪过一丝疲惫。

邵阳扶着我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眉头微皱:「妈妈,高淳真的被那个女人迷住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面色平静,道:「是我看走眼了,我看他儿时还算聪明,没想到到最后还是烂泥扶不上墙,就是对不起你了,邵阳。」

邵阳摇头,道:「妈,没有你就没有我,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见她如此懂事,我更是心疼。

邵阳又说道:「要不,我去劝劝他吧。」

「不用,他是在国外待太久了,忘了高家到底是谁说了算。」

我冷笑了一声,道:「冻结高淳账号下的所有资产,房子、车子全部回收,让集团发声明和高淳撇清关系。」

邵阳点头,有些欲言又止。

我拍了拍手,眼眸中一片冷漠。

「我倒要看看,一个离开了高家的废物,能翻出什么花来。」

04

半个小时,青霜的所有资料,我都已经调查清楚。

父母离异,跟着父亲去了美国,父亲另娶,却在五年前破产自杀,青霜跟随继母生活。

什么继母逼迫,不过是她自己爱慕虚荣,混迹在各种宴会中钓凯子,然后用怀孕诓骗公子哥巨额的分手费。

留学圈子里大家都对她避之不及,就我的蠢儿子,青霜不过说了几句好话,便巴巴地的舔了上去。

现如今,还竟然为了她,和我闹翻。

真不知道,高家人的愚蠢自大是遗传的吗。

我无力扶额。

而这时,两个人不顾保安的阻拦,大步冲进了我的办公室。

前头的老头子一张嘴便是诘问:「夏梦,你把我孙子赶出高家了?谁给你的胆子!你可别忘了,这集团是我们高家的,不是你夏梦的。」

我抬头看去,是我的公公和高淳。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不发一言。

老头子见我硬的不吃,便来软的,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就是离个婚,需要闹得那么崩吗?那是我儿子的继承人,是你的亲儿子,未来是要接管集团的!你就算再疼邵阳,到你老了,还是你儿子给你养老送终,你要顾全大局啊!」

高淳一脸得意地站在他身后,仿佛找到了为自己撑腰的人。

「妈,只要你接受青霜,让我继承集团,我就不计前嫌,我还是会孝顺你的。」

不计前嫌?

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笑得停不下来。

老头子和高淳一脸蒙。

我起身,慢慢走到老头子面前,笑面盈盈地问道:「你在你儿子出轨时,让我顾全大局,那时,我妥协了吗?」

此话一出,老头子的脸色一变。

我抬起一根手指,摆了摆,道:「我没有,现在更不会。」

05

高淳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我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甚至他自以为的底牌,爷爷都奈何不了我。

我笑看着两人,不由得感慨道:「你们真不愧是祖孙,就喜欢妖艳贱货,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莫非是你们的祖传绝活,一代传一代。」

老头子背着我婆婆找了个小三十岁的小三,把他骗的倾家荡产,害得婆婆郁郁而终。

高淳的父亲高耀,在我的帮助下成立了集团,却和秘书眉来眼去,老头子竟然还来劝我净身出户。

不过,我不是婆婆,我既不会抑郁也不会早死,我只会整得他生不如死。

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收购了集团的所有散股,摇身一变成为了最大股东,让高耀滚出公司,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曾经的手下,一个个被我肃清。

包括他心爱的小秘书。

他爱上了酗酒,喝了没几年,就不行了。

临死前,他恶狠狠地诅咒我,我不以为然。

现在看来,诅咒或许灵验了。

我的儿子成了我最厌恶的人渣。

高淳却好像受到了天大的侮辱,怒目而视:「你怎么能这么侮辱爷爷呢?而且青霜不是小三,她是我心爱的女人。在婚姻里,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

说得慷慨激昂,仿佛自己是个誓死守护爱情的骑士。

我甚至想为他鼓掌喝彩。

说完,他见我不为所动,眼神缓和了些许:「妈——」

我却打断了他:「我不是你妈,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还有——」

我的目光落在老爷子的身上,冷声道:「我给你养老送终,不是让你给我添堵的,我随时可以让你滚出高家,懂了吗?」

老头子抬手指着我,脸气得通红:「夏梦你——」

我却不耐烦见两人,直接给保安了一个眼神,保安将两人「客客气气」地拖了出去。

临走前,高淳还不甘心地瞪着我,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集团一定是我的!」

后悔?

我现在就挺后悔的,生出这么个玩意折磨自己。

06

和高淳划清界限的声明发出去的一分钟,微博上就炸开了锅。

集团账号还把声明置顶,生怕别人没看到。

豪门恩怨,正是网民最喜欢看的狗血八卦。

人们都在猜测其中的内情,有媒体想深挖高家的过去,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我听说了消息,让手下人松了松手,漏出了一些事情。

很快,他们就查到了过去老头子和高耀过去做的恶心事。

以及高淳和青霜的荒唐国外生活。

一时间,网络上都是两人的浪荡舞会的私密照,以及一丝不挂的床照。

我之前为高淳打造的腼腆聪明的人设轰然崩塌。

而与此同时,青霜过去诓骗的富二代,把过去她所做的事情,发到了网上,还有照片做证。

我翻着照片,照片上的青霜身体上挂着几根绳,摆出各种姿势,十分……「性感」。

我心里直恶心。

接着,高淳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他怒气冲冲地吼道:「这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跟你认错吗?我不会的!你为了逼我回家,手段太无耻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无语至极。

事情发酵到此,其中虽然有我推波助澜,但是我既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捏造事实。

事情是自己做出来,被人爆出来,却是别人居心不良。

真是够双标的。

我冷声道:「高淳,你说话要有证据,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污蔑。」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宣誓一般地说道:「我是不会向你认输的!」

接着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轻轻勾起嘴角。

最好别认输,我就当白养了个白眼狼,认输了,这游戏可就没意思了。

07

接下来几天,这件事的热度慢慢下去,可是高淳却亲自扔了一个重磅炸弹。

他联合我的小叔子和老头子开了发布会。

高淳控诉我对他多年的控制和打击,以及怀疑高耀的死也和我有关。

声泪俱下,真的像是一个信任母亲,却被母亲背刺的可怜儿子。

更别说还有我那小叔子,老公公为他做证,甚至他们还请来当年那个小秘书在一旁添油加醋。

几个人表演得惟妙惟肖,记者们的闪光灯啪啪作响。

我仿佛真成了那个为了财产、害死丈夫,囚禁儿子的蛇蝎女人。

他们想利用网络舆论压垮我,这招虽然很烂,却十分管用。

网络导向一下子反转,我成了被众人抨击的对象。

我虽然不在意舆论,却不能让藏在暗处的竞争对手此刻瞄准集团。

公关部的经理面色严肃地问道:「夏总,这怎么办?」

「既然他们无情,那别怪我无义。」

我冷笑了一声,眼眸滑过一丝戏谑。

「谁还不会开发布会了!」

不过,我可不会简单地说,而是拿出证据。

我联系了集团的律师,将高淳和其同伙告上了法庭。

罪名是——抹黑污蔑我的人格。

在发布会上,我拿出当年高耀多年的诊治报告,以及小秘书多年来从高耀身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6sj.com/11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