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雷楼谋(丢雷楼谋嗨是什么意思)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丢雷楼谋(丢雷楼谋嗨是什么意思)

杨振华云南剿匪记

杨振华,洛宁县景阳镇杨岭村人。1941年开始在学校给中共地下党做交通员工作;1944年参加抗日游击队,1945年游击队改编为八路军洛南支队。历任战士、警卫员、政治工作员、政治指导员、副教导员、宣传股长、政治处主任、团副政委。1961年6月,任中共盈江县委书记处书记;1964年9月,代理盈江县委书记;1965年5月,任盈江县委书记。调离盈江后历任云南省保山地区革委会副主任,德宏州工委副书记、地委副书记、州委书记,云南省玉溪市行署专员和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

边陲春秋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昆明军区步兵第3团(边防3团)的防区,南从大盈江古里卡起,北至月亮石丫口止,全长214.6公里,纵深45至130公里,均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所辖。与邻国缅甸的克钦邦相接壤,正面与密支那、八莫相望。驻地盈江县,分八个区、卡场、苏典两个文化站,共65个小乡,居住着汉、傣、景颇、傈僳、阿昌、崩龙、白族回族等民族,盛产大米、甘蔗、花生、菠萝、咖啡等作物。

1949年,云南和平解放后,流窜到边疆地区的国民党残部、特务、土匪、地霸与反动上层互相勾结,到处进行造谣、煽动、抢劫、暗杀等破坏活动,拉拢人员发展组织,企图颠覆我人民政权。

1952年初,逃亡缅甸的蒋匪军残部保2师4团王清书部由16人发展到300余人,地霸武装周英匪部,由40人发展到110人,土司景开文武装由10人发展到140余人,特务组织三义党也发展到300余人,并组成了120多人的反共救国军,加上旧有的青、红帮240人,青年会170人,一贯道341人,耶稣教徒1200余人,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反动势力。由于连年战争,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加以反动势力层层压迫,处处敲榨,时时骚扰,盈江人民仍旧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肚的悲惨生活。

部队进驻盈江后,正确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积极贯彻“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发动群众”三者结合的方针,有力地打击了各种反动势力,帮助边疆人民巩固政权,建立新的生活秩序,关心群众生产生活,解决群众实际困难,发展地方经济。在基本群众中选拔苦大仇深的积极分子参加民兵,壮大军事打击力量。十多年来,共进行大小战斗89次,毙敌85名,伤敌72名,俘敌301名,政治瓦解957名,缴获了一大批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

一、进剿大雪山

大雪山位于镇康耿马缅宁、顺宁、云县等县交界地区。主峰海拔3504米,逶迤连绵200多公里。山崖险要,森林覆盖,道路崎岖,人烟稀少。云雾笼罩,阴雨绵绵。南定河穿山切谷,急湍湍奔向境外。

大雪山区域原系耿马韩土司的属地,长期以来为匪徒杨子春及其帮凶黄金龙、罗绍文、李绍昌、郑崇安、何朝祥、申小青、吴乔云等多股匪盘踞。趁我部队及政府工作队初进雪山之机,伙同帮凶黄金龙、宇小旺、字光斗及云县匪首李志仁等,在大雪山南定河东西两岸聚众叛乱。他们有300多人,机枪4挺,步枪两百余支,还有冲锋枪、手枪,与当地地主恶霸和境外蒋匪残余相勾结,妄图据险扼守长期与我为敌。

匪首李弥(蒋匪第8军军长)、龙军(沧怒纵队司令)又委任杨子春为“反共救国军”沧怒纵队第二支队司令之职。该匪自此更加逞威驭风,大肆烧杀抢掠。在芹菜塘等地杀人放火,将人头挂在大路边的树上,并在旁边写上:“谁给解放军送信带路,就杀谁的全家”。同时,进行欺骗恐吓宣传:解放军杀人不见血,老年人杀光、男青年抓兵,青年妇女编成慰劳队。解放军来了都要跟我上山,谁家不跑就杀谁。谁接近解放军,晚上就派人来杀谁。解放军到哪村不送情报,就把哪村人杀光。

由于土匪的欺骗宣传,我军所到之处,群众闻风而逃。如:干喇村117人,只有4个走不动的老大妈在家;化来村140人,只有3个瞎眼女人在家;芹菜塘等村,跑得竟连一个人也没有。甚至猪、狗、牛、羊都赶上山去了,给我军进剿股匪增加了不少困难。

我3团于1952年5月12日奉命进驻临沧地区镇康县大雪山,执行南定河两岸的剿匪任务。主要作战对象是逃窜缅甸的蒋匪第8军军长李弥残部与罗绍文掌控下的杨子春股匪。罗绍文是国民党镇康县的县长,老家就住在大雪山东区的大岩房村。他直接操纵的杨子春匪徒所属有3个大队,大队长分别是祝文龙、吴乔云、“歪把老三”。这3人原都是罗绍文时代的官僚、地霸。解放后,誓死与人民政府为敌,期盼国民党反攻大陆和第三次世界大战,以恢复他们的天堂。

5月20日,部队到达指定位置,以胡坡、大岩房、茶房为重点地区进行部署。并马上与当地政府及友邻部队联系,组织起剿匪委员会。议定“军事进剿、政治瓦解、发动群众”的总方针,理清情况,区别对待。缩小打击面,争取瓦解大多数。控制主要村寨要道,白天轮番搜山,晚上设伏袭击,发现敌情就跟踪追击。

1连在大山中发现了杨子春部土匪一股,尾随追击月余。敌人依仗地理熟悉优势,在深山老林里跟解放军捉迷藏。战士们克服长期奔袭的疲劳和在南方雨林作战的不适,为了截住敌人,白天搜山,晚上赶到敌前边设伏、堵路。饿了吃炒包谷米,渴了喝凉水,紧紧咬住敌人穷追不放。终于于7月4日清晨在斜靠(地名)与敌激战4小时,毙敌13名、伤9名,追得敌人7天未吃上饭又饿死了8名,余匪鼠窜逃命。

8日,又被4连1排在黑马塘、大龙潭一带围住。连长赵德来在左,即派9班长吴瑞昌带领战斗小组于右,左右夹击,经过20分钟的战斗,伤匪3名,俘匪第二支队秘书彭世聪以下7名,缴获机枪两挺、步枪8支。余匪12名逃出境外。初战旗开得胜,战果辉煌,给土匪以沉重打击,为彻底清除匪患开了个好头。

在军事打击的基础上,团部协同政府剿委会,从各连抽调一批战斗骨干,配合民兵组成了一支支群众工作队。先后在干喇、芒来、沧房地、芹菜塘等地,宣传我党我军剿匪政策,并以实际行动感化群众。

3连住在干喇村,由于杨匪的欺骗太深,在我未到前,逃得只剩下4个走不动的老大妈,而且非常害怕,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该连就帮助他们把快要倒塌的房子修补好,把每家的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帮老人背水、背柴、锄地。使4位老人慢慢认识到,解放军并不象土匪所说的那样惨无人道,而是满有人情味。她们主动找上门来说:“现在才知道,谁是爱我们的,谁是害我们的”,并表示要把全村男女都叫回来。

于是炊事班同志替她们做饭看门,腾出功夫让她们每天上山,短短7天就叫回来57人。但这些人还有顾虑,该连指定了专人抓住时机进行思想教育,利用老人现身说法。20天后,全村有80%的人回家了。他们又反映,不敢下坝子种田。该连当即派一个班住到距干喇村十余里地的南定河边,一来封锁匪徒来往的道路,二来掩护群众下地干活。

为了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孤立匪首,争取散匪离敌归我。本着“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召开群众会议,将追歼杨匪的过程制成幻灯片放映,把俘匪秘书彭世聪、贯匪杨山等人带到各地周游、开会,现身说法,让其自述为匪下场。杨山说:“我全家4人当匪,大儿子被打死了,二儿子和他自己被俘,老婆也被活活饿死”,被俘后,解放军如何对他们宽大,给与生活补贴……活生生的事实起到了明显收效。仅1个月时间,就有115名散匪向我军自首。

驻大岩房的1连1排,了解到股匪中队长朱双贵及其土匪有思想顾虑后,马上召开土匪家属会议,反复交待政策,指明出路,解除顾虑。首先,争取到5名土匪回来自首。该连政治指导员曹风岐同志在指定专人做匪属工作的同时,还从连里拿出粮食310多斤,救济已经自首的困难土匪及匪属。匪徒朱长发在山上饿得实在受不了,夜里偷偷溜回家找饭吃,其父劝他去登记,他不敢,便叫其妻给他做饭吃,自己去叫来了排长让他登记自首。匪属李老炳一连三次上山找儿子李小清:“小清,你别忘了过去给地主放牛,挨打受骂,吃不饱饭,穿不上衣,今天和大军打就是打自己,大军爱民,给我们大米吃,帮咱们干活”。在党的政策的感化下,朱双贵于7月20日,带了仅有的8个人、1挺机枪、5支步枪,前来我部自首。在我军“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发动群众”方针的压力下,股匪大部被瓦解。

未完待续……

关注洛宁城事

阅读精彩内容

二、瓦解王清书

丢雷楼谋(丢雷楼谋嗨是什么意思)

作者简介:杨小沪,男,洛宁县景阳镇人,1947年生,中教一级教师。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6sj.com/28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