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言情小说(精美言情小说)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第 30 章 半瓶醋笔底起波澜 赵妩瑕兴风作浪

范廷簇回到公社粮管所的住处,又被等候在那里的赵妩瑕臭骂了一通:“半瓶醋,这几天你又跑到哪里去了,我一天跑来找你三五次,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哎,赵组长,胡队长不是把我抽出来陪肖秘书吗?他没有告诉你呀!”范廷簇底气十足地说,“他要我把组里的工作放一边,专心至致地陪好肖秘书,这是他的原话,不信,你去问他。”

“哪个肖秘书?”

肖美玉呀!”

不说肖美玉还好,提起肖美玉,赵妩瑕气就不打一处来,脚下一垛,两手叉腰地责问道:“半瓶醋,我问你,肖美玉身上有啥最吸引你的东西”?

范廷簇一听,“赵组长,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她身上长得有的东西,我身上也同样长得有,”赵妩瑕气蒙了,“为啥子你帮她就有那么大的劲仗,轮到帮我了,你就不来气。她是拿上面的东西喂你,还是拿下边的东西喂你?这两样东西我都有,而且比她长的更丰满。”

范廷簇听不下去,只好用手把两只耳朵捂起。赵妩瑕更来劲,跨前一步,把范廷簇捂着耳朵的两只手掰下来,“你还不想听,你一天尽是吃家饭,拉野屎,该你做的事情你不做,不该你做的事情你憨展劲。”

“赵组长,你冤枉我了。”范廷簇竭力压住心里的火气,“都是你们安排的,啥叫该做不该做?”

“好,那我问你,为啥我安排你教我写材料你不教?”赵妩瑕愤怒地吼道,“说啊,怎么不回答?”

“我又没有说不教你。”范廷簇耐着性子说,“在说了,学写文章又不是三天两天的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松高千仗非一春之功’。你光着急也没有用。”

“胡打乱说,有一千丈高的松树吗?”赵妩瑕象将军给士兵下命令一样,“现在就教我,我就饶你,不然,我有你好看。”

两个站在小楼上吵了一阵,范廷簇才发现还没有开门。于是他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两个人进了房门,范廷簇赶忙招呼道,“赵组长,请坐。”范廷簇指着床铺对面的凳子说。

“半瓶醋,把你舌头儿伸出来我看看,”赵妩瑕心存醋意地说。

“看啥呀,看,你又不是中医生。”范廷簇被懵在鼓里说。

赵妩瑕还是不露声色地回答道,“我想看看你舌头儿长没长老茧”。

范廷簇不知她说这句话的意思,于是说道,“看了你也不懂”。范廷簇说完,才突然意识到赵妩瑕话中有话,便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要问我舔没舔过肖美玉的肥屁儿,对不对。”

“我不是说你想舔她的肥屁儿,我是说你想舔她的肥勾子(即女性生殖器)。”赵妩瑕一边说,一边拿手比画着那个器官的模样儿,然后接着道,“我在给你说明白一点,你厚起脸皮去舔她,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了,因为她已经不在工作队了,你到不如把心收回来,切实干好我交给你的事。”

“什么事,胡队长交待给我的事就是陪好肖秘书”。范廷簇满不在乎地说,“不信你就去问胡队长”。范廷簇把胡鸾淦抬出来之后,赵妩瑕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于是,就趁此机会道,“赵组长,你也太来得起了……”范廷簇还没有说完,赵妩瑕就接过去抢着骂道,“啥子叫来得起,来不起,你又没有跟我上过床,你怎么晓得我来得起,来不起?”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你……”范廷簇还没有把话说完,赵妩瑕又接着道,“不是这个意思,又是啥意思?”赵妩瑕说着,两手摸着腰间的裤带就要脱裤子上床,“要不,我就跟你搞一回,你就看我来不来得起?”

范廷簇着急了立刻解释道,“我是说,你一个还没结婚的大姑娘,说话不要太粗俗很了,要讲一点文雅,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明说不就得了,绕那么多弯子干啥?”赵妩瑕埋怨道,“你说我来得起,来不起,我一想,只有男女之间的床第之事,才会说来得起,来不起喽”!

赵妩瑕把憋在心里的气泄完了,两手向后,撑在床铺上,身体稍稍向后仰,胸部挺得高高的,两眼盯着范廷簇问道,“喂,半瓶醋,这几天你跟肖美玉出去都干了些什么?”

“赵组长,你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啥叫干了些什么?你这是何苦呢?她与你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总是跟人家过不去。”范廷簇劝道,“大家都在一个公社,又都是同学或校友,抽到一起来共事,无论时间长短,都是一种缘分,应该互相包含,互相体谅,用不着那么针锋相对。”

“那你为啥帮她不帮我,你帮了我,我就不恨她。”赵妩瑕毫无顾忌地说,“你不帮我,我就嫉妒她,她就是我的仇人,仇人岂有不恨之理?”

“就按你的说法,我帮她不帮你,这与她也无关啦!”范廷簇说,“要说有仇,我才是你的仇人。要恨,你就该恨我。”

“你也是我的仇人,我也恨你,但是,我还需要你,你还有我利用的价值。”赵妩瑕毫不掩饰地说,“等我不需要你了,等你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我不但要恨你,我还要找机会整死你。”

“赵组长,你太可爱了。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胸襟特别的坦荡。”

“可爱你就帮我。象帮肖美玉一样。”

本来范廷簇还要说一长串的话,结果,被赵妩瑕给打断了,于是,又接着前面的话说道,“你不但可爱,而且可敬,可佩。”

“我不听你这些,我只要你帮我。”

“就算我答应帮你,但是,肖美玉的机会不一定人人都有嘔,我先要给你说清楚。”范廷簇斩钉截铁地说,“不然我帮了你,实现不了你的愿望,你又说我没有帮你。”

“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么?”赵妩瑕不服气地说,“你还没有帮我,我就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了。只要你真心实意地帮了我,让我学到了真本事,有没有机会我不会怪你。今年没有,明年,这里没有,说不定换个地方就有。关键就看你有没有真本事。”

“赵组长,你这几句话算你说到点子上了。就凭你这几句话,我半瓶醋就没有不帮你的道理。民间就有这个说法,‘天干三年,饿不倒手艺人。’你学到了本事,还愁没有机会,无非就是早晚的事情。手里有了金刚钻,你还怕揽不到瓷器活吗?”

“哎呀,范哥真好,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赵妩瑕立马转变了态度,“我要是早一点识相,就不会惹范哥生气了。”

“好吧,今天就说到这儿。有时间我一定帮你。”范廷簇懒心无肠地说。

“范哥,你想赶我走啊,我还想在你这吃饭呢?公社食堂的伙食清汤寡水的,好难吃啊。”

“那我去给师傅说一声,请她多计划一个人的饭菜。”范廷簇问,“你要在这儿,还是要走?”

“你不赶我走,我就在这儿。”赵妩瑕顺着说,“你不要我在这儿,我就走。”

“那好,我不赶你走,”范廷簇说,“你也不要闲着,把你要写的材料好好构思一下,先打一个腹稿。”

“范哥,什么叫腹稿?”赵妩瑕不假思考地说,“我想跟你光明正大地搞,你都不干,你还说胡搞!”

范廷簇一听,脑壳都大了,“我说的腹稿,不是你想的那个胡搞。这样吧,等我给伙房说了,在回来给你解释。”范廷簇说完,下楼去了。

范廷簇走进伙房,肖美玉也在里边。

“我正要来找你,你又下来了。”肖美玉说。

“赵妩瑕在我那儿,约个时间在说吧。她要在我们这儿吃饭,我来给师傅说说,请师傅多计划一个人的饭菜。”范廷簇说。

“那好,吃过晚饭,我先去河边柳树林里等你,不见不散。”肖美玉说。

“不,你在那里最多等我半个小时,不见我到,你就回来。”范廷簇不无担心地说,“可能赵妩瑕要把我缠住,实在脱不开身,只有奉陪。”范廷簇说完了这件事情,又扯了一些其他的杂事,就把要给赵妩瑕解释腹稿的事情搞忘了。直到吃晚饭的时候,范廷簇还在楼下。

赵妩瑕在楼上无事可做,就在范廷簇的床头上东翻西翻,无意之中,就把苟思君、郁金香、伊然美、肖美玉前后写给范廷簇的信拿来看了。这时,她才发现范廷簇不仅是个肚皮头有肉的“乌龟”,而且还是一个情种,他身边居然美女如云,难怪他不打我的钱,无论我好说歹说他不帮我,结果脱离农村的好事让肖美玉给抢去了。赵妩瑕想到这里,所有的烦恼和不安,象泥石流一样席卷过来。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搅乱了。于是心里恨道,“好哇,你小子不买我的帐,我就要你难堪,我就要把你缠得什么事也干不成,让你尝尝我姑奶奶的手段。”

范廷簇正要上楼,师傅站在坝子里大声喊开饭了。他以为赵妩瑕听到了自己会下来,就没有上楼去叫她。直到吃饭的时候,赵妩瑕还没有下来。范廷簇不得不上去叫她。“赵组长,吃饭了。师傅都喊了,你怎么还不下来。”

“我要你亲自来叫我,我才来。”赵妩瑕气鼓鼓地说。

“走吧,我这不是亲自来叫你了吗?”

“我要你牵着我的手一起下去。”

“你这样做有点过分吧。”

“我不管,你牵不牵?你不牵,我就不下楼。”

“那我给你把饭菜端上来。”

“你端上来的我不吃。”

“好好好,我牵,我牵。”范廷簇没有办法,只好牵着她的手下楼去吃饭。

晚饭过后,范廷簇以为赵妩瑕要回自己的住处了,就没有管她,打算直接朝着河边柳树林的路上走去。刚要离开粮管所食堂,就被赵妩瑕把手牵住了。“范哥,你要到哪里去?”

“我有点事需要出去处理一下。”范廷簇借口说。

“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我去办事,你跟我去干啥?”

“你去办事,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那好,我事情也不办了,你走吧。”

“你不去办事了,说明你没有事,那你得陪我。”

“我为啥要陪你?”范廷簇说,“我又不是你的男朋友,我为啥要陪你。”

“我要你陪我,还要理由啊?”赵妩瑕重复说,“我要你陪我就是理由。”赵妩瑕牵着范廷簇的手好歹不放。

“那好,我陪你,你把手松开。”

“不行,松了手你就不陪我了。”

范廷簇这下慌了手脚,众目睽睽之下,孤男寡女牵着手算什么事,既不是恋人,也不是两口儿。为了避免口舌,干脆回寝室得了。赵妩瑕还是不松手,也跟着范廷簇回了寝室。

肖美玉在河边柳树林等了一阵,不见范廷簇来,知道是被赵妩瑕缠住了。幸亏范廷簇考虑得周密,否则,肖美玉不知在那里等到什么时候。肖美玉想到这里,自个儿怏怏地回到了粮管所。

“赵组长,你还是回你的住处去吧。你看,现在都夜深了。”范廷簇哀求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终究还是不好。”

“什么寡女,你说话小心一点啊。”赵妩瑕气愤地说,“我连婚都没有结,哪儿去找丈夫来死。死了丈夫的女人才叫寡女。”

“那叫寡妇,不叫寡女。”

“管他叫什么,反正我不是。”

“赵组长,你还是回去吧,我送你。”范廷簇在一次哀求道。

“我不,我就要在你这儿,”赵妩瑕毫无商量的余地,“我就要跟你在一起。”

“那好,你在这儿。我让你,我另外去找住处。”范廷簇站起来要走,赵妩瑕又一把将他拽住,“廷簇,我不让你走,你得在这儿陪我。”

范廷簇没有办法,忧心忡忡地说道,“赵组长,你这样做不是存心要害我吗?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

“别人怎么说我管不了,我只要自己感觉舒服就行。”赵妩瑕说。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吗,赵组长!”范廷簇只敢小声地说。

“过分,四个你都不觉得过分,多一个就过分了吗?”赵妩瑕咬牙切齿地说。

“四个,什么四个?”范廷簇蒙了。

“什么四个?你还给我装蒜?”赵妩瑕愤怒地说,“我来告诉你:美女四个,恋人四个。”

“赵组长,那是你误会了。时至今日,我一个也没有。”范廷簇说,“那些都是我过去的朋友。”

赵妩瑕听了,“呼”的一下站起来,涌到范廷簇面前,掰起指拇吼道,“苟思君算不算?郁金香算不算?伊然美算不算,肖美玉算不算?”赵妩瑕点了四个女人的名字后,又接着说道,“退一万步说,前面三个就算是你过去的老朋友,肖美玉是过去的么?我跟肖美玉是同一天进来的,你为啥帮她不帮我?原来她都快成你的婆娘了,我还蒙在鼓里头。我才跟你接近一下,你就说我过分了。

“你说我哪点不如她,她又哪点比我强。”赵妩瑕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滚了下来,“廷簇,你不了解我,我不怪你,可是,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一年四季,都在农村,这样的生活,我早就厌倦了。”赵妩瑕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又把话题转移到个人感情上来,“不要说有几个女人给你写情书,我只要有一个男人陪陪我就足够了。廷簇,你真幸福,我好羡慕你哟”!

“赵组长啊,你也不了解我的全部,难免产生误会,也难免产生错觉。其实,完全不是你想象的这么回事。我跟你一样,内心一样的痛苦,甚至有些矛盾比你还尖锐。”

“我只有痛苦,我没有矛盾。”赵妩瑕接过去说道,“天底下这么多男人,就没有一个真心实意爱过我,我恨不得他们都死绝。所以,我没有慰藉,也没有矛盾。”赵妩瑕说着,几乎哭出声来。

“不会没有人爱你,赵组长,只是时间问题,迟早会有人爱你的。”范廷簇安慰道。

“一百年以后,还是现在?”赵妩瑕随口答应道,“现在你爱我吗?等到有人爱我的时候,地球都毁灭一百回了。”

“赵组长,你也太悲观了,生活也许不会是这样。”范廷簇安慰说,“我相信明天的太阳还是灿烂的。”

“你有几个女人同时爱你,自然你的心情不一样喽”!

“不是这么回事,赵组长,怎么可能几个女人同时爱我呢,”范廷簇自我贬斥地说,“你看我这灰头土脸的人模狗样,我就那么值得她们爱吗?你搞错了,不是那么回事。”

“她们对你的那一片痴情,你以为我不知道。”赵妩瑕用无名指掐着一点点手指尖尖,“要是我啊,有这么一点点,我就幸福得很了。人家那么爱你,你还不承认。我说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是痴心女子负心汉。”

“好了,赵组长。时间也比较晚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做,你早点休息。”范廷簇说,“我给伙房说好了,你明天还是在这儿吃饭。”范廷簇说完,转身就要出门。

赵妩瑕见他要走,连忙一把将他抓住,“廷簇,这么晚了你还要上哪儿去?”

“我去找个地方休息?”范廷簇说。

“我不要你走,今晚你得陪我。”赵妩瑕不顾一切地说,“在说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找休息的地方?”

“我在这儿绝对不行。”范廷簇担心地说,“即便你我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也不会有人相信。到了那个时候,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赵妩瑕坚持说,“难道男人的名声,比女人更重要。”

正当范廷簇进退两难的时候,肖美玉上完厕所回到楼下,她抬头看了一眼范廷簇的房间,发现灯还亮着。她想,干脆顺便上去跟范廷簇商量一下明天的事情。肖美玉上去后,发现范廷簇的寝室门只是虚掩着,赵妩瑕还在里面。肖美玉轻轻敲了两下,范廷簇就来把门打开。赵妩瑕不等肖美玉说什么,就直切了当地说道,“是我叫半瓶醋在这儿陪我的,你不要错怪了他。”接着又问道,“这么晚了,你还上来干什么?”

“我看他屋里灯还亮着,以为他在写什么,就顺便上来看看,”肖美玉不紧不慢地回答说,“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这儿。”

“你来了也好。”范廷簇求救似地说,“你来陪陪赵组长,我去你房间里休息。”

“不,我不准你走,我就要你陪我。”赵妩瑕毫无顾忌地说,“肖秘书要是不放心,可以在这儿看我们睡觉。”肖美玉听了,感到十二万分的恶心,正想回敬她两句,又听赵妩瑕说道,“你不要误会,我说的睡觉不是脱光了衣服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是规规矩矩的穿着衣服睡。”

肖美玉担心赵妩瑕会给范廷簇抹黑,也就在屋里陪着范廷簇。到了下半夜,赵妩瑕瞌睡来昏了,自己躺在床上就睡了,连累范廷簇和肖美玉牺牲了睡眠,白白陪她熬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赵妩瑕又寸步不离地缠了范廷簇一天。吃过晚饭,范廷簇害怕赵妩瑕还要缠他,就十分恳切对她说道,“赵组长,我以一个好朋友的身份给你说几句心里话,你可不要在象昨晚上那么胡闹了。如果你真的想学点写作基础,你范哥愿意真心实意地教你。我在工作队的时间不会长,趁我还在工作队的时候辅导你写点东西。

“不久以后我走了,即便是我想帮你也帮不成。”赵妩瑕听了,感到范廷簇的话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正想为昨天晚上的举动向范廷簇表示歉意时,又听范廷簇说到,“昨天晚上乃至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太在意。我只把你当作不懂事的小妹妹耍脾气,范哥不会计较的。”

“范哥,谁要赶你走,你告诉我。”

“也没有谁要赶我走,我只是有这个预感。”范廷簇真诚地说,“我在什么地方都干不长的。就象我在诊疗所一样,才干两三个月,因为我的缘故,就把一个好端端的诊疗所撤了。”

“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赵妩瑕又问。

“据说是我们診疗所抢了公社医院的生意,公社医院发不出工资了。”

“我咋个没有听说呢,给怕是你乱说的哟。”赵妩瑕事不关己地符合道。

“好了,你还是回去把要写的材料整理一下,先写一个初稿出来我看了在跟你商量,怎么样?”

“好,我这就回去。”赵妩瑕正要转身离开时,又突然想起道,“哦,对了,昨天你要告诉我的腹稿,还没有给我解释呢?”

“很简单。”范廷簇解释说,“腹稿就是把你要写的东西,先在心里酝酿好,然后把它构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初稿,装在肚子里,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想写,就能将它写出来。这样做的好处有三个:一是充分利用时间,走路、坐车、散步都可以构思:二是随时都能够修改。想到哪个环节还需要补充、修改或者调整,不用动手就在心里就修改了,然后装在肚子里;三是肚子里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腹稿,具体落在纸上的时候就省事多了,用不着要写了在去谋篇布局、搜肠刮肚、东拼西凑,剩下的就是加工润色,炮制成篇了。

“喔唷,范哥好了不起啊,光说一个腹稿,就解释了这么多!在说一点复杂的,不晓得我听不听得懂。”赵妩瑕感叹完了,挥挥手,又说了一声,“范哥,我走了。”

“哎呀,真是谢天谢地,幸亏她走了,不然,今天还什么事都干不成。”范廷簇望着肖美玉感叹道,“不过,她也有她的优点,心里不藏事,性格直爽。”

肖美玉见赵妩瑕走了,就对范廷簇说道,“我们还是上楼去,把有些事情商量一下,这样做起来就有头绪一些。”

“好吧,我也觉得需要商量一下。”范廷簇说完,就跟肖美玉一起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范廷簇拿来两个玻璃杯子,先给肖美玉泡了一杯茶,自己也泡了一杯。他把茶杯端来递给肖美玉,“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肖美玉谦虚道,“你的经验要丰富得多。”

“好吧,那就我先说。”范廷簇也把茶杯端来放在面前,然后说道,“第一件事情呢,先把队里的材料集中起来,然后根据县上的要求,先搞一期工作简报,请县革委办公室转发全县。这样,既体现了你的工作能力,又把反帝公社和工作队的面子敷起了。第二件事情,你不是来搞写作辅导的吗?你只须把很一般的公文常识给他们讲一下。

“那些过筋过脉的硬功夫,就象我教你那些如何深化材料的内涵啦,怎样拔高文章的主题呀这些,千万不能讲。”范廷簇喝了一口茶,又转变了口风说道,“像辅导写作这样的工作,你不做又不行,因为你就是来做这项工作的。做的太好了也不行,你教会的徒弟越多,你的饭碗越是不稳当。所以,你要掌握好这个分寸。

“第三件事情,既涉及到我,又关乎到赵妩瑕。她见你因为材料写得好而起家,彻底脱离了农村,而且还谋得一个不错的工作。她就想走你这条路,整天就缠着我教她写材料,几乎到了发疯的程度。并且把矛头直指我们两个,她说,我要不帮你,你就没有这个机会,你就脱离不了农村。她说你能一步登天到县上工作,都是我帮你的结果。反过来又报怨我帮你不帮她,怀疑你拿女色诱惑了我,勾引了我。

“无论我跟她怎样解释,她都不信我没有帮你。现在她明砍了(即明说的意思)说,只要我教她写材料,她就不恨你。你走以后,队里又把她调过来当我的组长。她要我干什么,我还不能不干。考虑到为了缓和矛盾,我只好答应帮她。反正就算我多少帮她一点,也影响不到你的饭碗。这样,既缓和了我们三者之间的矛盾,我也把面子敷起了,何乐而不为呢?”

范廷簇说完了,肖美玉接着道,“还是你考虑得周到,什么细节都为我想到了。赵妩瑕说的也全是事实,没有你帮我,我绝对不会有今天,她的怀疑没有错。站在她的角度来想,也是很自然的事,我绝对不会怀恨她。她现在是你的组长,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到不如主动帮了还好,我不会有意见的。至于材料和培训的问题,我会完全按照你的思路去做。”肖美玉说完了,又接着补充道,“还有一些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不在这儿说了。另外安排时间,换个地方在说。”

大概是范廷簇的话感动了赵妩瑕,她也知道在这样胡闹下去对她也没有任何好处,加之肖美玉的变动也深深地触动了她,于是,她一改过去的蛮横、任性、目空一切、耍大队干部子女身价的坏德性,扎扎实实谦虚谨慎地跟着范廷簇学习写作。范廷簇也兑现了他自己的承诺,真心实意地去帮她。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6sj.com/9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