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每人补偿五万元(终于定了!对所有知青进行补偿!!)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插队劳动的生活非常艰苦,面朝黄土背朝天,能有机会逛一趟县城是非常高兴的事情,当地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县城,并不是因为县城有多远,而是没有机会。

陇县县城非常小,县城中心有一个广场(现在叫陇州广场),广场周围分布着几座建筑物,广场西北角有当时陇县最高的建筑物新陇饭店,三层楼的新陇饭店是当地最高档的旅店了。我曾经在新陇饭店住过几次,最好的房间一元一间,里面有一张单人木板床,一张三屉桌,一把椅子,一个衣架。五毛钱可以住四人间,里面有四张单人木板床,每张床前有一个床头柜,此外还有三毛钱的大通铺。当时的旅店都叫旅社、旅馆、招待所等等,敢叫饭店的肯定是大手笔了。

新陇饭店一层有一个食堂,既是饭店的食堂,也对外营业,当时能在新陇饭店要上两个菜吃一顿,是顶级奢侈的行为了,新陇饭店一层北边还有一个大副食店,我们的发酵粉就是在这里买的。

中心广场东北角有一大排平房,平房里面是农资商店,农资商店再向东是副食店、新华书店、药房、县文化馆、影剧院、粮食局等。

中心广场东南角是陇县百货商场(现在叫陇州商场),这是一座二层的红砖楼房,里面有各种日用百货。陇县百货商场向东是陇县照相馆,再向东是县医院(现在改为陇县中医医院),我们招工招兵体检都是在这里。

从县城中心广场向东南西北各有一条街道延伸出去,其中东西两条街道稍长一些,北街次之,南街最短。陇县县委、县政府、武装部等机关都在东街上,北街当时没什么单位,只有一个陇县体育场,西街上主要是一些小商店,吃穿用都有。

县城人不多,每天上午十点才上班,下午五点就下班了,下班后,街上的人逐渐稀少,县城明显的冷清了,大伙回家吃完晚饭,早早的就洗洗睡了,无论是机关,还是商店、饭馆都是这个作息时间。所以,一过下午五点,县城里就开始人少了,天一黑,整个县城就只剩下新陇饭店北边的一个小杂货铺还亮着昏暗的灯光继续营业。

印象最深的是西街口上的饱饺馆,名字起得真好,在那个永远吃不饱的年代起这么个名字,这不是气人吗。饱饺馆其实就是一个能坐几位客人的小饺子馆,饺子只有一种馅,猪肉白菜的,进城能吃上一顿饺子真是太美了,一咬满嘴油,想想都流哈喇子。饺子一两六个,我一次能吃一斤多,也就是六七十个,有些能吃的两斤也挡不住。

知青每人补偿五万元(终于定了!对所有知青进行补偿!!)

要吃饺子先交钱和粮票,然后开好票坐在那儿等着现包,从取饺子的窗口里可以看见有几个大妈在包饺子,一个大妈负责用暖水瓶盖子扣饺子皮,另几位大妈用手包,这可是真正的手工水饺呀。眼见着饺子包够数了,一个大妈把饺子往沸腾的大锅里一倒,你就等着饺子上桌吧。32年以后,我重回陇县,坐在陇州广场旁边的大饭店里,我问饱饺馆还在吗,他们说早就没有了,谁还吃那个猪肉白菜馅的饺子呀,说实话,我还真想找找那时候的感觉。

在县城,我们经常买陇县特产山葡萄酒喝,山葡萄酒7毛钱一瓶,酸甜可口,喝了微微有些上头,感觉好极了,自从离开陇县以后,再也没有喝到过这样好喝的葡萄酒了。30多年以后回陇县,又特意去找山葡萄酒,陇县果酒厂还在,但是被个人承包了,山葡萄酒没有了,但是又出了一种五味子酒,嚐了一瓶也非常好喝,临走时带了一箱,上飞机还废了不少口舌。当时县城自酿的散白酒也很有名,我经常用军用水壶打上一壶带回山里去。

县城里还有一吃,就是东街小巷里一位老太太做的烧鸡,每天白天,老太太都在家里做烧鸡,天一黑,老太太就推上小车到县城影剧院门口卖烧鸡。晚上,县城里面行人稀少,在影剧院前面昏暗的路灯下,老太太的烧鸡摊显得很孤单。说是烧鸡,并没有我们现在常见的整只烧鸡,因为没有人买得起。烧鸡摊上鸡肠子、鸡爪子、鸡头、鸡脖子分类摆放,鸡胸脯和鸡腿很少,也最贵,买的人也很少。我光顾过几次烧鸡摊,我只吃带一大块鸡胸脯的鸡腿,也是最贵的部位。每年过年,我们常从山里带着鸡来找老太太做成烧鸡,五毛钱做一只,鸡内脏留下,做好的烧鸡带回家可是稀罕物呀。

照片是我和同屋的老邰在陇县新陇饭店门前。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6sj.com/2257.html